影子就是影子啊

用画吧画的,我果然不擅长这种……
为了睡眠和肝zzZZ

用来解释机翻敲贴切了_(┐「ε:)_

翻到了以前的说说

指绘一只沐浴露露(昨晚上的脑洞

指绘真好玩,就是不适合我,我还是去打游戏吧_(:3 」∠)_

想开点,谁没那么一二三四五六七……套绿衣服呢_(:3 」∠)_

我玩到现在居然只有两类衣服,一类绿,一类黑白灰(钟老板我连新皮染了三套灰的……

【脑洞概括】神的棋盘


依旧是懒+没时间。有人感兴趣也不用来问我,拿去用就好,我可能再也不会上lofter了。

首先,这文是主卡金,同时all金,然后be,番外he的

之后几章和第一章类似,收集眼睛。
第一章总管在替卡金等人开门后就被雷德替换了,所以后来出现的其实是雷德。
艾比为了答谢卡米尔让帮自己父亲一事(虽然并没做什么)。在原本“药费”的基础上又送了一件东西。然后被雷德抢走了。
第二章开头就介绍以上,然后,卡米尔就和金前往王都觐见嘉德罗斯,顺便套情报。然后被差去做事,代价也是一只眼睛。
之后反正见了各种原著人物,比如卡米尔他哥雷狮(恶魔)、安哥(吸血鬼)、紫堂(魔法师,在东森林被金所救)、煤老板(黑龙)、耀(沉睡的神明)……天使长自然就是神王了。
然后要眤雀的羽毛算是求爱,答应了就会给,所以,你们懂的。
反正经过一番折腾后,收集满了眼珠,瞳之神便是卡米尔,只不过他换了身份。卡米尔收集眼球也只是为了复活失去的恋人,一个……和金很像是神(不),也叫金,是曾经的光明神。格瑞是时之神,与金是好友(大误,其实是单箭头),时之神被禁止参手影响重大的事。所以,格瑞被条律束缚,也没能救金。
这里先说一下卡米尔的身份,卡米尔本是人类,无数个世界中的一个普通的存在,只是恰取,他所在的国度是充满期诈的世界,所以,卡米尔能生存下来同样是因为,他是个骗子。主神命金消灭这种不需要的世界,但卡米尔成功骗过了金。(金怎么消灭世界?参考黑金)
之后,卡米尔和金一起生活,成为了一个次神。后来,卡米尔爱上了金。但因为一些事,金死去了,卡米尔愤怒的发动了黄昏……

继续刚才说的,经过那么多事,金(眠雀金)的确是爱上了,所以,卡米尔挖出他眼睛时,金也没有悲伤地死了。

可是,金(光明神)没有复活。



两个金是同一个人哦,至少金(眠雀)的胸腔里跳动着的也是金(光明神)的心脏,只不过过他的心刚刚死了,没有悲伤,只是死了。

正文完

【脑洞概括】没有你的世界


作者懒癌犯了,也没什么时间了,干脆把脑洞贴出来,如果有人感兴趣不用找我,直接拿去用吧,我一阵子后就不会再上lofter了

前略,具体见前文
首先,手链中的不是德拉科真正意义上的灵魂,如果一个人失去所爱,那么他同时也将失去灵魂。手链里的是未来的他对小哈的感情。德拉科还是存在的,不过性格有所变化,因为没什么感情。
和小哈一样,德拉科同样感到了违和感。德拉科一直在着手调查。
两人在定制校服的时候初遇,德拉科没来由地心疼(因为离感情比较近),所以,后来的德拉科不自觉地避着小哈,但又不由自主地关注小哈,暗地里会帮小哈一些小忙,事后又懊恼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像个斯莱特林。但一直放纵自己(划掉
发生了很多事
后来德哈科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一种秘术见到了过去的斯莱特林,斯莱特林对于这个打扰自己和小狮子二人世界的后辈略微不爽,就告诉德拉科:你梦到的都是真的。而把感情封印是因为这是一个有代价的秘术,代价是就算你记得你爱他,可你永远不能够和他在一起,也不能让他知道真相,否则秘术就会失效,你的爱人也将永远死去。
得知真相的德拉科浑浑噩噩了很久

大概有这样的一段:
小哈发现了德拉科暗地一直帮自己(剧情需要,别问我为什么)
哈:德拉科,我能这样叫你吗?当然,你也可以叫我哈利。
德:嗯……哈利
哈:德拉科,我发现我可能喜欢上你了……很喜欢
德:这是个错觉,哈利……是因为我帮你的缘故
哈利皱了皱眉头,哈利没有说话,因为他觉得这不是错觉

罗恩和赫敏突然在远处叫哈利,哈利便和德拉科道别,转身跑开了
所以他没看到在他转身后,德拉科终于没忍住滑落的眼泪
(其实这里我还挺想写的)

之后?之后当然he啦,萨拉查创这个法术当然是为了复活恋人啦,既然是和恋人在一起过二人世界了,当然有解决的办法啦。( ̄▽ ̄)

可能会被打死的停更注意

想不出怎么接了emmmm……请问我可以弃坑吗?_(:3 」∠)_
我可以把脑洞连结果直接发出来吗?
毕竟我七月前就……再也不……
所以,我没时间了。
反正也没人看,弃坑也没关系的吧。
至于神的棋盘结局会真的很虐
没有你的世界太长了,我没时间了_(:3 」∠)_

【德哈】光年



520身体不适没有更新,再次抱歉
在521补一个短篇(he,真的,虐都是假象
鞠躬
设定战后

1
哈利是在一个灰漆漆的房间里醒来的。房间很简单,一眼就能看尽。除了两侧墙边各有一排柜子,就只有中间有一张铁制的桌子,上面好像堆着什么,哈利不知道,整张桌子都被白布盖着,只露出桌脚。

哈利觉得视野有点小,摸了摸脸才发现胀了,明明完全没有感觉到痛。哈利试图整理记忆,但结果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,也完全没有任何印象,无论是被绑过来,还是被打。

哈利摇摇晃晃地站起来。他得回去找德拉科。他记得自己保证一定会准时回家吃饭,并和德拉科庆祝三周年纪念日,虽然他因为工作完美的错过了前两年的纪念日,为此德拉科可没少抱怨。

至少,这一次……

不想错过……

2
哈利好不容易到门口,却发现门挂着锁,而摸遍全身也没有摸到魔杖,哈利有些苦恼地挠了挠头。

哈利叹了口气,背过身靠上铁门,准备认命,却发现自己的大半个身子都直接穿过了铁门,这个认知让哈利有些莫名的心慌。

哈利坐起身,伸出手去摸铁门,依旧穿了过去。哈利回到房间去掀白布,整只手也穿了过去。

哈利觉得事情有些严重,他得找个人帮忙。

3
哈利一路走,皆是畅通无阻。没走多久,哈利再次见到光亮,不过这一次,是月光。

“这是……出来了吗?这种体验还真是新奇。”

4
在被无数路过的巫师忽视后,哈利觉得自己真的开始有些害怕了。

5
马尔福庄园出乎意料的暗。哈利很快就循着唯一的灯光来到书房。

德拉科难得的睡在了书桌上,至少在哈利的认知中,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德拉科。哈利凑近书桌,德拉科的黑眼圈有些重,哈利不明白自己前几天为什么没注意过。

德拉科的睫毛突然颤了颤,大概是快醒了,哈利觉得现在的自己真的非常需要理智的爱人帮忙。

“哈利!”德拉科突然惊起,哈利下意识地应声。可德拉科像是没看见哈利一样。

德拉科在叫完那一声后就低下了头,单手捂着脸。

哈利走近才发现,德拉科居然是在哭。

哈利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,因为他无法触碰到自己的爱人。

6
转眼就到了第二天,哈利觉得自己大概是睡着了,因为自己“醒来”就坐在沙发上。

哈利出乎意料地看到了赫敏。穿着黑色套装的赫敏更显强势,但眉眼间却莫名地夹杂的一丝脆弱。

7
“马尔福,你清醒一点!”赫敏皱着眉,像是要哭出来的表情。“哈利……已经死了,你觉的你这个样子哈利会开心吗?!你还是早日认真现实吧!活人与死者的距离是一光年,即五万八千八百亿英里……”

德拉科沉默了,哈利看到他眼角淌下闪光的液体。“为什么……到底为什么要这么残忍……为什么要告诉我和他的距离!你们一定要这么……这么残忍吗……”

而哈利也明白了

啊,他原来死了啊。

8
哈利参加了自己的葬礼,堆积如山的白玫瑰几乎让泥土没有办法好好地覆上。

9
德拉科自杀了。

10
……

11
哈利醒了,不是在灰漆漆的房间中,而是在自己公寓的卧室。

哈利侧过身,才发现枕套湿了。哈利抺了抹眼角,摸到一些温润的液体。

12
哈利起床,他发现现在的自己出奇地想见德拉科。

13
德拉科正在煎培根就被哈利从背后抱住,德拉科关了火,转过身环住哈利,让哈利埋在他的怀里。

“怎么了?嗯?”德拉科的声音有些沙哑,哈利实在是蹭的他有些……嗯,精神。刚说完德拉科便发现自己被抱得更紧了。虽然爱人这么黏自己自己很开心,但这样发展下去,今天哈利绝对没办法去工作了。

14
哈利埋到德拉科怀里讲他做的梦,爱人的体温让他很安心。

15
听哈利讲完,德拉科觉得自家宝贝真的是……太可爱了!嗷

16
“那如果我死了,你会伤心吗?”哈利在德拉科怀里抬起头,因为刚哭过,又蒙在恋人的怀里,哈利的脸有些红。

“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。”德拉科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抢救一下。

“可我总要死的……”哈利有些没精神,不自觉地在爱人的怀里蹭了蹭。

“那我也陪你!”滴,抢救无效!

德拉科将哈利拦腰抱起……之后嘛……拉灯

—————无责任小剧场————
德:靠,作者又拉灯
影:略略略
德:作者你怕不是太监吧
影:咳咳咳,说什么呢!我只是洁癖……类似于无性恋那种,所以我不看肉文(真的可能会吐……就)……就……就不太会写(顶锅遁

神的棋盘(2)

真相

严重ooc!小学生文笔!
是刀!Be(大概,如果没有人让我写番外就不写了,就be,心情简单)
基本可以当科幻小说看
下一章见嘉德罗斯
第是第一章的下半…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比上长了好多……emmmm反正伏笔埋了很多

车夫将卡米尔送至庄园门口,庄园不算大,也并没有几个佣人,年轻的管家开了门。

“杜依斯谷(Tuisku Kotiranta)【8】,去将我的手提箱取来。”

“谨尊主之命令。”杜依斯谷消失在树篱间,卡米尔步人大堂,扯了扯围巾。

大厅中央摆放着巨大的鸟笼,卡米尔脸上不动声色,实则不免有些惊讶,看来卢奥多手下的人并不简单。

玛乐亚·兰毕(Marja Lampi)【9】从门外走来,一只手中托着一个盒子,另一只手提着卡米尔要的手提箱。

“主,这是杜依斯谷大人整理的手提箱,协会出了一些事杜依斯谷大人去处理问题了。而这是交易所送来的笼子钥匙。”玛乐亚一板一眼的解释。卡米尔接过盒子,而玛乐亚则继续提着箱子站在门侧。

“有看到送笼子来的人吗?”卡米尔检查了笼子,用钥匙开门了笼子。当时仓库太暗,卡米尔并没有仔细看少年的外貌。少年一头金色的齐肩短发。如果眠雀愿意,他们可以收起翅膀,少年蜷缩在笼中,不仔细看,近乎一个普通的人类少年。卡米尔有些出神,若有所思。

“有三个人,全部是魔法师【10】,有两个三阶,还有一个五阶,五阶法师叫……”玛乐亚面无表情的回想,将回忆尽数介绍给卡米尔。

卡米尔察觉到少年有苏醒的痕迹,举手打断了玛乐亚。玛乐亚行礼后退下,寻马夫备车去了,他们永远不需要主人多说什么……

卡米尔将锁在少年脚踝上的枷锁解开。少年迷茫的睁开眼睛,是一双漂亮的黄眼睛,夹杂着淡淡的蓝色,是极其罕见的眸色。卡米尔很满意,眠雀的眼睛永远是这么的干净。超越那些伪神的干净眼眸,卡米尔的眼里难得有了波澜。

短暂的喜悦之后,卡米尔知道,应该去工作了。

“马车已经备好。”玛乐亚回到大堂,手里还托着少年体型的衣物。卡米尔向站在门口等待命令的玛乐亚点了点头。玛乐亚会意,为少年更衣。

卡米尔在门外等候少年,不一会,少年便出现了。起初少年有些迟疑,但打量了卡米尔一会便跑过来抓卡米尔的手。卡米尔只愣了一下,就牵着少年的手穿过庭院。眠雀虽然拥有世上最美的眼睛,但这双眼睛却不能离开本体超过30分钟,否则便会腐烂。卡米尔不急,他还有时间。

少年只管安安静静的跟上,在经过花廊时微微张了张嘴,却又有些迷茫。“你是谁?”

卡米尔没有侧头,依旧向前走,“卡米尔,是你的主人。”

少年继续问:“那我是谁?”

卡米尔显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脱口而出,“你就叫金好了。”说完之后又好像有些懊恼,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随便了。不过什么也没说。

少年显然对陌生的环境有些不习惯,哦,现在应该称呼他为,金。金努力的跟上卡米尔的脚步,卡米尔的手被金紧紧的抓着。卡米尔略有不解,自己堕神的气息并不为人亲近才对,小家伙却粘着自己,丝毫没有害怕自己的样子,事实上他什么也没说,但金好像能明白一样。

“因为你身上有我喜欢的气味。”金有些害羞的冲着卡米尔笑,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

“哦,是吗。”卡米尔移回视线。是那个人留下的味道吧,如果是这样的确不足为奇,神明的味道本就对这些纯净的生物有吸引,即使是伪神【11】。更何况那位是真正的神。

马卡到达城主庄围时,晚霞散挂在半边天。卡米尔牵着金步入庄园,出乎意料的是个带有东方色彩的庭园,石池中散养着一尾尾红鲤。途经一方小亭,亭子的两方立柱各携着四个字,分别是“澄江如练,余霞成济”。晚霞落于小池,应恰是庭园最佳的赏景时间了吧。

城主庄园的下人出奇的少,除了偶尔在中央长廊上疾步穿行的下人便再无他人了。

卡米尔跟着戴乐霍管家一路走,管家向卡米尔介绍:“这本是城主夫人最喜欢的庭园,不过前几十,有人邀请城主参加宴会时,庄园里来了杀手,夫人为了保护小姐就被杀了。后来,又为了杀小姐勾结了厨娘,所幸老爷发现的早,虽然命是保了下来,但也没有办法根治,至多是一直吊着命。”

穿过中庭,后花园是偏西式的建筑,大片的玫瑰树篱,像是每日都被细心打理过。没有一枝旁树破坏这和谐的美感,戴乐霍管家指着远处的一个蓝色身影说:“那个正在修剪花枝的就是我的儿子,埃米。同时也会负责照顾小姐。”

城主女儿的住处就在花园中央,正前方是一个圆形的大理石喷泉。

城主女儿的房间在主宅的三楼。卡米尔牵着金的手来到城主女儿的房间。戴乐霍将手提箱放在白色烤漆柜上便行礼告退了。

房中除开卡米尔和金之外还有三个人。料想躺在床上的便是城主女儿了,城主坐在床边一脸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红发少女。还有一人,卡米尔认识。帕洛斯,暗黑使者,连那个人也参了一脚吗?城主叫他路易,想来又是新的化名。卡米尔没有揭穿,只是来到床边检查艾比的病因。

不像是那个人的手段,反而像是东方的术式。卡米尔皱了皱眉,看来自己想错了吗?不过,这样对于自己也少了一些麻烦。

卡米尔支开城主,打开手提箱,开始寻找药剂。“你不出去吗?”

“我可是城主新请的艾比小姐的护卫。”帕洛斯依旧抱臂倚在墙角。

“你的目的是什么。”卡米尔摇晃着试剂。

“只是收集一些有意思的情报罢了,放心,我们的目的不冲突。”

卡米尔没有再接话。

卡米尔突然转身,“金,给我一片你的羽毛。”

金胀红了脸,小心地看了看卡米尔,才展开了翅膀,拔下了一根羽毛递给卡米尔。帕洛斯吹了声口哨,像是在调侃两人。

卡米尔接过羽毛,羽毛在接解到药剂的那一刻变成金色的光点,浮动在药水中。“金,怎么了,很热吗?你可以出去走走。”

金有些生气,气鼓鼓的嘟着嘴,蹲到墙角自个生气去了。

帕洛斯露出感兴趣的表情,打量着金,“看来你得到了有意思的东西啊。”

卡米尔托着艾比的上半身,将药剂灌了下去。卡米尔将艾比放平,黑烟不断从艾比体内飘出。帕洛斯露出“哇哦”的表情,就连金也不自觉的回了头,对着这不寻常的景象惊叹。

艾比不一会新醒了,金有些惊奇的扑到床边,“真的醒了,好神奇!”

艾比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,艾比揉了揉眼睛,天使依旧没有消失。“我这是,死了吗?”

“你说什么呢,你被卡米尔救活了,还有,我叫金!”

艾比觉得眼前的人一定是自己的白马王子!这在这时,金的肚子好巧不巧的叫了。艾比决定留两人用晚饭。

卡米尔刚打算拒绝就看到了金闪闪发光的眼睛,只能应下。艾比走下床,刚准备领众人去餐门,房门便从外面被打开了。来人是总管。

虽然依旧是气度非凡,但不难看出,总管有些慌乱。

“老爷突然晕倒了!请您救救老爷吧!”看到重新恢复健康的艾比,总管看向卡米尔的视线更加灼热。

同时,同样注视着卡米尔的还有两双亮晶晶的眼睛。一双来自艾比,一双来自金。

卡米尔小声地叹了一口气,实在有些招架不住,“带路吧。”

卡米尔跟着总管上了楼,一路上,艾比和金一路上跟在卡米尔身后有说有笑,金看上去很开心。

总管打开门后便侧身做出请的样子,房间很大,有巨幅的落地窗,天鹅绒的窗帘堆在一边,看起来华贵的抱枕随意的堆在窗帘下。

城主躺在床上,床边围着不少人,戴乐霍管家。瑞秋助理。一名五阶的魔法师,大概就是玛乐亚所说的送货人,卡米尔还知道他会在卢奥多不在时,代管交易行,是卢奥多的心腹。还有一个戴眼镜的瘦小男人是卢奥多的理财顾问。最靠外还站着两个拘紧的下人。

“卢奥多大人是在大堂晕倒的,等下人发现时便通知了戴乐霍管家。戴乐霍管家便命那两个下人将卢奥多大人抬了过来,命我来请大人【13】。说起来卢奥多大人的症状十分奇怪。除了尚有心跳外,就像死了一样。”总管不知什么时候关上了门站在了金身后。金被吓了一跳。

卡米尔走到床边,扒开卢奥多的眼皮,视网膜的血管内血液几乎不再流动,体温也低于正常值,没有脉搏,躯体甚至开始僵硬。正常的尸僵应该是在死亡后6个小时,而他们在一个小时前还在和城主谈话,而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,卢奥多还有心跳。

卡米尔也有些费解,房间里的所有人都随着气氛不自觉地屏息,除了,艾比。

“母亲?!”艾比的眼角红了,“我绝对不会认错的,这气息是母亲大人吗?绝对不会有两个人的气息完全相同。”

瑞秋助理面对这样的艾比也有些手足无措,不过,现在应该叫她艾米莉吧。

瑞秋突然变了模样,长发的女人眼框红红地抱着艾比大哭。

众人的眼框也有点红,金甚至也跟着掉眼泪,被抹了一身眼泪的卡米尔也有些无奈,不过,这次他也没说什么,只是将金抱在怀里。卡米尔虽然抱着金,却也没有停止关察众人,帕洛斯没反应很正常,可连总管也依旧挂着公式化的微笑却实在是不应该。

戴乐霍掏出手帕抹眼泪,“夫人你这是何苦呢?老爷这么爱你。”

“爱我?!如果他真的爱我就不会派人来杀我,又怎么会派人给艾比下毒。”艾米莉的表情有些扭曲。

“这可真是冤枉老爷了,那天我都跟着老爷。那天回来时还遇到了暗杀者,被拖住了才没能赶得回来。”

“可那天杀我的刺客中,带头的就是卢奥多的手下!谁知道这是不是他自导自演的。”

戴乐霍和那名五阶魔法师对视了一眼,“那么,带头的,是谁?”城主的手下居然有叛徒,这可是严重的事。

“是谁?是谁呢?是谁……”艾米莉觉得自己的大脑像是要炸开了一样。“是谁?到底是谁?那晚的到底是谁?”

卡米尔察觉到金有些挣扎,便松开了怀抱。

金像是换了一个人,前一秒还在卡米尔怀中哭泣,现在却是兵器一样冰冷的气息,对气息敏感的艾比打了个冷颤,她有些害怕。

“你的记忆被人篡改了。”说着,金将手覆上艾米莉的额头。

随着时间慢慢流逝,艾米莉的脸色突然变得温和,然后,泪水从眼角滑落。“看来,是我错了,看来我还是太蠢了,蠢到被人利用了也不知道。”

艾米莉突然笑了,她站起身走到卢奥多的床边,一遍又一遍地抚摸他的脸,“亲爱的,我错怪你了。”随后转身面向艾比,“艾比宝贝,妈妈对不起你。希望你的父亲不会怪我……”话音刚落,艾米莉的周身便散作光点飘向空中。

艾比朝着空中大喊:“不会的,父亲他一定会原谅你们!”泪水不自觉的滑落。这一刻,卢奥多的心跳也停止了。大概是夙愿终了了吧,卡米尔抽回手。

此时的金已经恢复,正巧看到了艾米莉消失,金看向卡米尔,卡米尔会意,无奈的张开了双臂,他知道他的衣服又要湿了……

“仅此一次哦。”卡米尔是这么说的

事后,艾比在载乐霍和众人的辅佐下成为了新的城主。

一周后,金又遇到了艾比,顺便问了一下非常不礼貌的问题:“你怎么知道你父亲会原谅你母亲。”

面对天然的金,艾比叹了一口气,“父亲总是带着母亲的手帕,母亲在世时,她总是用那块手帕为父亲擦脸,即使父亲并不常流汗,父亲把他所有的温柔给了家人,在外,他依旧是那个威严的城主。”

“当一个人爱极了另一个人,当失去后,他会活成那人的模样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8】TUISKU [杜依斯谷]  落在地上,又被风再次卷到空中的雪
KOTIRANTA [高迪朗达]  家庭海岸。关键词:使徒
【9】MARJA [玛乐亚]  浆果
LAMPI [兰毕]  池塘。关键词:人偶
【10】世界分普通人和法师,魔法师分一至十阶,七阶以上为人世之强者,十阶魔法外的魔法为界外魔法。法师的职阶按其所能使用的最高阶级法术分阶。人族暂时没有人能使用界外魔法。普通人和法师中皆有部分贵族,贵族可以雇佣法师。
【11】我发现我居然没有介绍……很多年前,瞳之神给神界带来黄昏(毁灭),除了几位位面神之外【12】几乎没有神明幸存。神明赐予部分生物(人、灵、龙啊什么的)神格,称之为次神,伪神是蔑称。
【12】位面之神共十位,在黄昏时,一位被杀(当时的神王),一位自陨,一位叛变,现存七位。被称为七神使。这之上还有两位界外神,不过基本上找不到人,所以可以忽视。目前的神王是其中一位神使的下级使,不过并不是伪神,是少有幸存的神明。
【13】说一下为什么戴乐霍能命令总管,总管只是这一处住宅的总管,戴乐霍为卢奥多随身管家,仅因艾比身体原因由卢奥多调去照。


—————无责任小剧场———
【假象篇小剧场】
金:我居然一整章都被关在鸟笼里!( ̄^ ̄)作者你的良好不会痛吗?!
影:不会,我的良心活蹦乱跳的。
卡:作者,写be你的良心不会痛吗【无定之躯】
影:唔药嚓俩(不要踩脸)……

【真相篇小剧场】
卡:金在和别人聊天,不开心!
帕:要怎么把金弄到手呢。
雷:没出场,出了场就能把金……
众人:……
雷:弄到手。你们在想什么呢!感觉自己躲过了什么……错觉吧
众人:……(收起武器
嘉:渣渣,朕的王妃你们也敢出手。
丹:金还真是受欢迎啊,笑
幻:金,我一定会对你好的
煤老板:……
安:王子殿下今天也很可爱
耀:至少我绝对不会伤害金。
埃:至少我已经出场了
艾:啊,我的白马王子!星星眼
狐:金真可爱啊
格:有点绿……金,过来
金:啊,格瑞(扑
卡:作者你看到我头上的帽子色了吗?它变了

【all金,主卡金】神的棋盘(1)


Page1(上)假象

严重ooc!小学生文笔!
是刀!Be(大概,如果没有人让我写番外就不写了,就be,心情简单)
基本可以当科幻小说看,来自我一个脑洞
有大量原创人物!预警!雷狮、安迷修、格瑞等等的原剧人物在本章无出场
大概五六大章能完结!相信我!
错字超多!顺便欢迎大家自由猜剧情!


卡米尔是一名男巫,同时也是一名堕神。卡米尔是被主神亲手制裁的,所以他不再具有作为神的资格,而是成了一位堕神。罪名是欺骗神明,卡米尔“骗走”了神的眼睛。

卡米尔是『欺诈之神』。即使外表的他看起来沉默寡言,他总能在猎物不知道不觉的踏进陷阱后算准时机收网,没有人能说的出他什么不是。毕竟,这只是“正当交易”罢了,拿欲望交换双眼。如果不是主神亲自制裁,或许卡米尔现在也在神界继续他的交易。

神的双眼是力量的根源,而失去双眼的神明会堕落。

卡米尔在街上慢慢的走着,他的目的地是镇中心的交易行。人类的眼睛大多很浑浊,卡米尔在人间的生意并不太如意,他总是看不上劣等的货物,所以卡米尔有时也会炼些药剂来卖,这是他的副业,也是他明面上的身份—人人尊重的药剂师。即使卡米尔从不回应别人对他的问候,一路上还是有不少人向他问好,上到身着礼服执手杖的绅士,下到普通鱼贩。

今天卡米尔的目标是一位奴隶,当然作为交易行的珍稀商品是来自眠雀族的半兽人。眠雀族是一个半兽人组成的种族,他们多半有洁白美丽的翅膀,其羽毛又是炼药的珍贵材料,能抵御梦魔【1】,更有传闻,如果是其毫无怨念的羽毛可以净化附身的低等恶魔。不过卡米尔的目标并不在其羽翼,卡米尔相中的是其种族的另一特征,眠雀拥有世上最华美的眼睛,即使是神的眼睛也比不上其万分之一的光彩,那是像琉璃一样的眼睛【2】,大多数的眠雀为蓝色,其少部分会有间杂着黄色的眼睛。所以眠雀也多被贵族饲养作为宠物。不过眠雀也不是普通贵族想养就能养的,整个世间的眠雀屈指可数,是佣兵竟相猎取的目标,只要进贡给富裕之地的城主,这些有着王室血脉的贵族甚至能将你直接拉入贵族的阶层,还会赏你一大片土地。但眠雀却不知道为何一直没有灭绝。

卡米尔到交易行门口时,交易行行长武锅·卢奥多(Ukko Luoto)【3】显然已经在门口站了不少时间了,卢奥多大腹便便,扁平的鼻子上布满汗珠,不停地用手帕擦着额角。肥大的身体几乎挡住了身后的女助理,同样站在太阳下,女助理却像是丝毫没有受到炎热的干扰。大概是训练有素的保镖吧,卡米尔给女助理打上标签,或许以前是训练有素的暗杀者,随时摆出一副便于随时保护卢奥多的姿态。

在看到卡米尔的瞬间,卢奥多藏在脸部赘肉间的双眼终于显出一条黑缝,整个人显得有些喜感。女助理冷冷的扫了一眼卡米尔,对于卢奥多的不设防显然有些头疼。经卢奥多介绍,女助理名为瑞秋【4】,是他的助理。瑞秋依旧冷冷地看着卡米尔,只是在卢奥多介绍自己时闪过一丝不悦。

卢奥多领着卡米尔往交易所深处走,一路上遇到许多贵族,他们纷纷向卢奥多行礼,卢奥多也会回礼,卡米尔不太喜欢这些贵族,他们偷偷打量人的目光总让人不适。随着深入,交易所的客人不再出现,取而代之的是卢奥多的手下或交易行的员工,他们看到卢奥多便停下脚步,垂首站在墙边向卢奥多行礼,不同的是卢奥多并没有在意他们,这些人也在卢奥多走过后重新开始手头的工作。卢奥多涛涛不绝地向卡米尔介绍交易所。

不知是因为他们走到了目的地还是卢奥多单纯觉得说得囗渴了,他不再出声。

卢奥多擦掉额角的汗水,从里衬取出仓库钥匙。

仓库很大,却没有开几扇窗,卡米尔知道卢奥多不会是因为所谓的门窗税,大概是少数的几扇窗也被布下了天罗地网,至少也布满了禁咒。钥匙由卢奥多贴身保管,这大概就是交易所最重要的仓库了吧。卡米尔拉了拉围巾。卡米尔知道卢奥多便是帝国七大城主之一,这所交易行不过是他的仓库之一,虽说如此,也难免会有一些叫人难以防备的东西,卡米尔可不希望自己的秘密被一些不相干的人注意到。

整个仓库黑漆漆的,在走过不知多少个货架后,卡米尔看到了一个近人高的鸟笼,鸟笼不算太大,一个成年人蜷缩在笼中大概还会卡住。笼子的顶部嵌着一大块月光石,幽幽的蓝光向下投射,卡米尔才注意到了笼中的人,16、7岁孩童的大小【5】一条锁链将笼中人的脚扣在笼子上,脚环内大概是有裹着皮革之类的东西,小腿除了有些红之外,并没有什么伤口。大概是贵重的货物吧,卢奥多用月光石照明也算得上是大手笔了。

卢奥多又拿出了手帕,大概是很容易出汗的体质。“这就是我的筹码,听说您正在寻找眠雀,这是有人上个月进贡给我的,是一只正在脱忆期【6】的眠雀。希望你能救救我的女儿。”

卢奥多像是有些不安,又重复硧认了一遍,“您真的能救我的女儿吗?”

卡米尔拉低了巫师帽,黑灰色的帽檐挡住了所剩不多的光,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,又或许是他在打量着别人,无论是笼中的少年,还是助理瑞秋那一闪而过的手足无措。

收回目光后卡米尔给出了肯定的答案,约定第二天会登门拜访。

卢奥多像是松了一口气,又拿出手帕擦了擦额角。像是短短的几分钟交谈就让他满头大汗一样。

卢奥多坚持要亲自送卡米尔到交易所门口,并派人将鸟笼连人送到卡米尔的住所。

在楼道里。一个并不像交易所里工作者的下人撞到了卢奥多。卢奥多没有了与卡米尔会面时的拘紧,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,刚打算斥责下人。

那人便喘着气着急的先开了口。大概讲的是是城主的女儿又发病了。原来来人名叫戴乐霍·乎莱(Terho Huurre)【7】,是城主庄园的管家。

卢奥多似乎有些着急,米卡尔心中了然。便约定于黄昏时登门拜访。几本就是米长尔回府取些东西再直接到城主庄园的时间,卢奥多也不便多说,只得应下。卢奥多差人将米卡尔送回家中,便急匆匆的先走了,像是十分着急女儿。令卡米尔有些在意的是似乎瑞秋也有些焦虑,不过听闻城主夫人早就去世了,或许有什么隐情的样子。不过显然卡米尔对此并没有太大的兴趣。只打量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,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1】来自东森林的魔物,如果被抓到,将永远的陷入无限循环的梦中。东森林又盛产珍贵的植物,每年即使几乎无人生还,去探险的冒险者依旧络绎不绝。
【2】这只是一个吐槽,为什么这么像玛丽苏。
【3】UKKO [武郭]  天气和雷电之神
LUOTO [卢奥多]  小岛,芬兰的名字,取名废的人get到新神器,用各国取名生成器生成名字,而我输的关键词叫「隐情」
【4】读过福尔摩斯探案集的人应该知道的……这是德语
【5】依旧是吐槽,太小不太好开车(万一我想开,就emmmm)
【6】脱忆期,眠雀只能保存十年记忆,每过十年便会进入一次睡眠,醒来他们便会失去之前十年的记忆。有人传说,眠雀用这十年的记忆向天神换取下十年的寿命,据说,眠雀的记忆很纯净,深受神明的喜爱,作为报酬,神会赐下一丝神血,所以,又有人说眠雀是最接近神明的存在,但强行夺取其血会遭受诅咒。作为“都市传说”一样流传着,曾经强大的帝国倾刻消失的传闻。
【7】TERHO [戴乐霍]  橡实
HUURRE [乎莱]  白霜。关键词「忠诚」